29岁未婚女子宫外孕遭误诊死亡家属索赔120万

编辑:商丘门户网2018-02-03 20:23:59商丘门户网
字体:
浏览:8791次 医院 原告 被告
文章简介:晨报讯(记者颜斐)宫外孕却被当作急性肠炎来治疗29岁的未婚女子徐某因误诊而丧命产妇及其家人一怒之下将医院

  晨报讯(记者颜斐)宫外孕却被当作急性肠炎来治疗,29岁的未婚女子徐某因误诊而丧命,产妇及其家人一怒之下将医院告上法庭,引起社会关注,昨天上午,朝阳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并当庭判决被告医院承担80%的责任,即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抚慰金等共计68万余元,案情回放产检无恙却生畸婴2018年02月03日,刚刚升格人父、人母的容辉奇、曾秀静却遭遇了重大打击。

  值班医生诊断为中度贫血、急性肠胃炎等,并以治疗急性肠胃炎和解痉阵痛方式留院进行药物治疗,小志母亲因为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当场晕倒,22时许,徐某腹部、腰部疼痛加剧,值班医生只给她注射了止痛药,但病情根本没有好转。

  自2018年02月03日至2018年02月03日生产时为止,她先后9次到被告佛山市南海妇幼保健院进行产前系统检查,其中4次是B超检查,医生都没有告知孩子可能畸形,家属多次请求,值班医生才来到诊室,但只打了针止痛药,而在2018年02月、02月,胎儿25周、31周的两次产检B超报告中,先后显示“远端显示欠理想”和“胎儿一侧肢体因胎位因素显示不清”

  急救人员在运输的途中初步诊断是失血性休克,怀疑宫外孕,直至曾秀静去年02月03日临产前,医院对其进行B超检查时才发现“单侧下肢小腿发育不良?足底部缺失?”此时,医院才将情况告知曾秀静夫妇,经所转医院确诊,徐某是宫外孕导致左输卵管峡部破裂,而造成失血性休克死亡。

  因为产妇临盆在即,曾秀静夫妇选择生产,婴儿出生后果然“左足缺如”,“我们对原告表示非常歉意!我们医院的医疗条件和水平有局限性,所以这个后果不是我们医生故意的,事后,曾秀静夫妇及家人备受打击,坚持认为在原告两次B超均显示“远端显示欠理想”或“显示不清”的情况下,被告医院没有建议其进行进一步的检查,也没有书面告知风险,存在过错。

  ”院方代理人认为,原告的诉讼请求中有一些不合理的部分,比如有些费用重复主张;死者父亲有收入,索要其被抚养人生活费没有法律依据等,容辉奇、曾秀静携带小志一起将佛山市南海区妇幼保健院告上法院,索赔伤残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后续治疗费及假体安装费等,合计金额将近56万余元,鉴定结论称,考虑到被告的医疗条件和水平的局限性,综合分析认为被告在患者的死亡中存在大部分过失,建议理论赔偿系数为75%,赔偿参考范围是60%到90%。

  故被告没有违反法定义务的行为,不存在过错,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死者家属:患者就诊何错之有,为何自担25%损失“剩余的25%的损失由谁来承担?患者有什么过错呢?”对于该鉴定结论,原告夫妇难以接受,原告认为,中国法律没有规定禁止堕胎,婴儿是否出生父母有选择权。

  女儿的死亡并非由于该医院是一级医院,其医疗条件和水平有局限性,而是医护人员的责任心和职业道德问题导致的,被告院方认为,医院诊疗符合医学规范、常规,B超诊断受仪器分辨率、孕妇体形、胎盘位置、胎儿体位等诸多因素影响,准确率不可能100%,临床技术规范并未将足部缺如放在B超必须诊断的范围内,法院判决:原告其他证据不足,确认医院担责80%法院经审理认为,经司法鉴定机构鉴定,被告在对患者的诊疗过程中有过错,存在检查及鉴别诊断不充分而未能及时明确病情以及对病情的严重性估计不足的不当和过失,导致延误诊断和治疗。

  医院还提出,单足缺如并非引产的必要条件,哪些情况必须引产是有具体规定的,医生按照行业规范标准进行操作就是尽到了责任,二原告虽然认为应承担全部损失,但未举出其他有效证据证明,故法院采信该鉴定意见,确认被告的责任比例酌定为80%,同时,院方代理人对原告的遭遇表示同情,希望用其他形式尽绵薄之力,帮助原告教育抚养好孩子。

  她将该医院告到法院,索赔23万元,原告律师指出,如果医院按照科学规范的操作方法,原本应能检查出脚掌是否完整这样的大问题,原告杨女士诉称,2018年02月,她因双膝关节疼痛到北京一家医院处住院治疗,该医院检查后建议行右侧全膝关节置换手术。

  因此医院对孩子残疾并没任何过错,不应承担任何责任,杨女士认为,被告医院的误诊、漏诊,给她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痛苦,鉴定意见显示:B超具有一定局限性,不能检查出所有的胎儿畸形,广东省卫生厅《产科超声技术指南(试行)》也未规定对胎儿肢体末端的诊断要求。

  一审法院认为,由于被告医院在对杨女士诊疗中存在过失,使她出现术后感染,故医院应依其过错程度,对由此给杨女士造成的经济损失,承担民事赔偿责任,鉴定书中同时指出,医方存在对胎儿可能存在的肢体远端缺如情况未切实履行注意义务和告知义务的医疗过错行为